主页 > F生活客 >一款苹果西打热卖 50 年:大西洋饮料掏空疑云,3 大谜团说不清 >

一款苹果西打热卖 50 年:大西洋饮料掏空疑云,3 大谜团说不清

2020-06-14

一款苹果西打热卖 50 年:大西洋饮料掏空疑云,3 大谜团说不清

大西洋饮料这家公司的名称,对很多人来说很陌生,但说起大饮主要、也几乎是唯一产品──苹果西打,却是红遍全台、家喻户晓,不但被称为是「国民饮料」,在量贩通路的销售,仅次于可口可乐与黑松沙士,在热炒店也是消费者必备的搭配。但如今这家老牌公司,却涉及了掏空,更面临下市危机。

相较于其他饮料厂追求多元化,大饮成立 54 年来,就只卖苹果西打一款商品,营收占比逾 9 成,去年销售超过 300 万箱。但去年被投诉食安出包,慢半拍的反应加上诚意不足的退货,都被消费者怒轰,而产品的下架损失,也让大饮去年出现了 8 年以来的首次亏损。

「三角关係」很暧昧》监察人、独董几乎同一批人

4 月 1 日,在上市公司财报发布的截止日后,大饮突然公告,会计师对于去年的财报出具了「无法表示意见」,换句话说,就是不愿意对大饮的财报背书;洋洋洒洒的公告内容,重点都围绕着大饮与两家关係人企业国信食品、旭顺食品的不动产交易。原本低调经营的大饮,内部状况曝光,也让外界才了解到,大饮的公司治理几乎是一团糟,诸多疑点甚至开了 2 次重大讯息说明都还说不清。

首先,是引爆问题的不动产交易。2018 年 6 月,大饮公告分别以 1.6 亿元、2.4 亿元,与旭顺、国信交易位于台南佳里、高雄湖内的不动产,9 月又公告以 2.4 亿元与国信交易新北市新店秀冈不动产。但交易过程中,却充满了重大瑕疵,包括高雄不动产最后交易金额 5 亿多元,比最初公告的 2.4 亿元高了 2 倍,且还有抵押未解除就过户,这一交易金额的落差,大饮无法解释。

而同样与国信交易的新店不动产,最终交易取消,但预付的 1.55 亿元款项,却不需要退还,直接转为资金贷与,还款期限更长达 32 年,每月只还款 40 万元。大饮无法交代这几笔不动产交易的细节。

其次是大饮与国信、旭顺的关係。为什幺大饮愿意这样吃亏?翻开公司登记,赫然发现,大饮、国信、旭顺都登记在新北市三重的同一个地址;检视背后的股东,更发现几乎重叠,才刚遭收押禁见的大饮前总经理孙幼英(见首图),掌控所有董事席次,大饮前三大股东──宝亚、健健美生技、旭顺,则都是同一位负责人于蕊嘉。

而国信虽然仅持股大饮 0.49%,不是规範定义的关係人,多年来却都在大饮的董事会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。自 2006 年起,历经 5 次改选,国信都握有至少 1 席监察人,近两次改选时甚至有 1 席监察人与两席独董。应该扮演监督角色的监察人与独董,不但是公司「自己人」,甚至根本就是「同一批人」,这种球员兼裁判的行径,公司治理显然是一个大问题。

「资金搬运」很诡异》会计师不背书  高层遭收押

第 3 则是大饮的现金流是否真的充沛?大饮在爆出会计师不为财报背书后,一连开了 2 次重讯,公司不断强调营运正常、现金充沛;但根据财报,大饮帐上现金由 2017 年第 2 季的 2.99 亿元一路减少,到去年底更只剩下约 3,800 万元,几乎是 9 成的减幅。

而在 2017 年下半年起,大饮与国信、旭顺开始有了频繁的资金往来。2018 年起至今年 3 月,每个月到了月底,大饮就会公告旭顺的「逾期未收之款项」转为「贷与」,少则 2,600 万元,多则 9,000 万元。

至于国信,则是用「营业周转」、「逾期未收之款项」的方式,以「高雄厂土地厂房」做为担保,从大饮借了近 5,000 万元。

根据大饮公告,资本额 2.9 亿元的旭顺,至今年 3 月累计亏损 3.64 亿元;资本额 2 亿元的国信,累计亏损 12.3 亿元。这两家公司的经营状况明显大有问题,也难怪外界会质疑,根本就是用大饮的现金来帮国信、旭顺出货。

如今孙幼英被收押,董事长、总经理与独董都被列为被告,国信辞去担任多年的法人监察人,稽核主管王镇民也辞职,外界原以为是一波「跳船潮」,但大饮又紧急召开了董事会,解任了孙幼英的总经理职务,同时大股东嘉隆公司更换法人代表,担任10多年董事长的江国贵遭撤换,接替的竟然是 12 小时前才辞职的王镇民,除担任董事长外,还兼任总经理,异常的高层异动,也让外界雾里看花。

大饮补不起资金缺口,关係人资金贷与的原因说不清,不动产交易的价值无法找到第三方来鉴定,这些都是会计师不愿意为财报背书的理由;而日前才说不会换会计师而会持续沟通的大饮,到最后仍是解任了会计师。距离证交所给出重编财报期限的 4 月 29 日,时间已经不多,大饮若无法交代清楚,最终除了免不了下市命运外,公司高层还都要面对司法审判。

相关推荐

精选文章

点击排行